<sub id="6mni1"></sub>

    <nav id="6mni1"></nav>
    <wbr id="6mni1"></wbr>
    <form id="6mni1"><pre id="6mni1"></pre></form>
    域名: www.hysy88.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大白樓
    作者:牧 鈴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大白樓

      過了舊歷年,爹讓二瓜下山,住到一個遠房親戚家去。親戚家新蓋了一棟大白樓。爹說大白樓離學校近,寄宿費可以省下來。停停,爹又說,飯食也省了。二瓜說人家憑啥子給我供 
    飯?爹說你不是有力氣么,就幫人家做點活。農忙假也不要回,咱家就六分水田,我一個勞力還多出一大半哩。 
      二瓜說我曉得,爹是讓我去試工。試上了,就不念書了,給人家當長年。爹嘆口氣,曉得就好。二瓜說嘆氣干啥?王老師都說我不是念書的料,當長年有多省心!于是二瓜就興沖沖收拾行裝,先揀了一包初二時念過的書,心想這番不比往年,就把一摞子書唏里嘩啦扔擱樓上去,只揀些扛活時穿的舊衣舊鞋。 
      下了平川地,二瓜先上學校報了到,再跟爹奔大白樓。爹再三告誡二瓜在外頭不比自家,要放靈醒些,做啥都看看人家的眼色。二瓜說曉得。到了白樓房里,爹跟人家點頭哈腰說了一通客套話,就留下二瓜,千恩萬謝地回去了。 
      從那日起二瓜每日念書還是做活,全由那家的老爺子說了算。開始還算“課余勞動’’,念了兩周書,眼看春色逼人,地里農活緊了,老爺子就三天兩頭給學校打電話,替二瓜請假。老爺子請假總能找到十足理由——頭疼發燒甲肝乙腦……還沒一個月哩,二瓜就把能害上的病都輪番“病’’過了,念書當然成了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二瓜也巴不得,他一進教室就腦瓜子發暈;下田干活,人反倒精神了,就樂,就一邊駕牛整田一邊唱山歌: 
      日頭落水喲呃呃呃坳背黃喲呃……正唱,田埂上走來主人家的小保姆! • 
      “好興致呀,’’小保姆說,“九十年代新長工,幾多瀟灑!,, 二瓜就不唱了,埋下頭,且去看犁鏵下翻滾的泥巴。 
      “唱呀,小長工!”保姆又說。 
      “不是長工,是長年!”二瓜漲紅了臉糾正!伴L工,,那詞,說著都有一股受壓迫受剝削的委屈辛酸味兒,十六歲的中學生挺忌諱那兩個字。 
      “長年就是長工!"小保姆執意要傷他的心。 
      “那你又算個啥咧?”二瓜扭過腦殼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保姆就是丫頭——你美啥?不過這后半句他沒敢說出聲。他有些怕這個叫桂花的小保姆。 
      桂花不屑地哼了一聲,抱著主人家那個樹墩子一樣的胖娃上山坡摘花去了。二瓜雅興被打斷,再也唱不來“日頭落7k"!  T  大白樓的主人家四口人,老爺子兒子媳婦再加l么I胖樹墩。那兒子在外頭當廠長,本不在乎這三畝水——田一畝地,只因他是個孝子,處處依著他爹。老爺子堅信種田是根本,硬舍不得把責任田讓人;廠長夫人又患神經官能癥,醫生說住鄉下有利于病,就蓋下大白樓了。桂花和二瓜都住樓下,吃喝跟主人同席,每餐都有五六樣菜,還有酒,管飽;田里的事又有老爺子操心,二瓜只需出力,就百事不愁。 
      整好田,正準備插秧哩,那日卻來了一群少男少女,皆是廠長手下的工人,下得田去,賽一群麻鴨,嘎嘰嘎嘰沒半日,把幾畝水田栽插得青是青綠是綠,二瓜樂得在田埂上當技術指導,那幫城鎮青年一口一個“李師傅”,二瓜就覺得自己比生產隊長還神氣。 事事遂意。老師也像把他給忘了,沒來給他添麻煩。只是東家老爺子有些討人嫌,有事沒事,拄著根鋤把滿田轉,見二瓜耘禾漏落一株雜草,也要噦嗉半日,非逼著二瓜返工不可。又去偵察二瓜踩過油菜籽的地方,見那兒生了綠茸茸一片菜芽芽,就頓著鋤把吼得震天響!耙饫着 
    喲!"老家伙手指點到二瓜鼻尖上,“你、你、你還算得個種田漢么——菜籽潑灑了半升!.,, 
      二瓜陪著笑臉忍之受之。試工過了關,“長年’’這工作就穩了!只要爹不逼他上學,他啥也不在乎! 
      平川地跟山里不同,輕易不下雨,一下起來,就沒完沒了。二瓜想去田里頭尋點事情做,省得在屋里聽老爺子埋怨。正戴上斗笠想沖進雨簾子,聽到樓上有女子喊:“小師傅,你來……,’ 
      二瓜心里一咯噔,不是桂花,那鬼、r頭口口聲聲只叫他長工長工。便曉得是廠長夫人在叫,忙脫了蓑衣斗笠上了樓。那樓他只上過兩回,一回是搬花缽上樓頂,一回是扛冰箱。三樓的客廳是鋪了地毯的,二瓜看看赤腳上的泥,沒敢進去。 
      “小師傅,’’廠長夫人在門簾子里頭說,“這大的雨,就在家歇著吧。太涼,莫凍出病來! 
      “哦,不不不!闲南肴思冶厥强简炈摹,咋叫“試工"呢——忙說,“雨不要緊,我做慣了的……" 
      “在家做事也可以呀,"廠長夫人說,“我想想看……哦,喏,這里有人送我一對鳥兒,小師傅設法給它們安個屋吧。" 
      二瓜就看到珠簾內擱著的蓋籃里有對紅嘴相思鳥!昂,好的,"他忙不迭回答,“我立馬去弄竹……’’ 
      雨下了三天,二瓜就縮在屋里忙了三天,破篾,編籠。這編鳥籠之類的細篾活,二瓜是好手藝’1跟爹學的。爹不是正式匠人,手卻巧,燈籠風箏沾手就成?傻鶑牟缓煤媒趟!斑@是懶漢們編著玩兒的,”爹無限羞愧地說,“換不來衣食的。你給我好好兒念書,不然,就乖乖地種田——莫弄這些花花手藝,到頭來跟爹一樣,讓滿村人指著背叫懶漢!’’ 
      二瓜他娘,就是受不了這懶漢名才跟爹離婚的!不愿傷爹的心,二瓜一進中學,就賭咒發誓不玩這些,手藝也丟生了。不過,這會兒篾絲絲在手指間一跳顫,他那心機立時活泛起來,也不用一顆釘,全仗竹子自身彈力和榫接,鳥籠編成一朵八角菱花。八方圖案依次是:梅、蘭、菊、竹、 荷、柳、桃、松,連鳥兒棲息的欄桿上都刻上了螺旋花紋。又別出心裁,在里面用青篾皮織了一個對外開口的食籃,蟈蟈兒裝進去,鳥能看見,蟈蟈卻逃不出;鳥兒幾時要吃食, 尖尖嘴兒一擠,青篾蓋自行分開,蟈蟈就叼上嘴了。 
      二瓜把籠門做成大白樓的樓門式樣,每邊還鑲上一片磨得油光水滑的紫竹,算是對聯。對聯就該刻上字才好,可他肚子里那點子墨水不夠使了,只好由它,空著。 
      二瓜在屋里坐著做手工,廠長他爹一天到門口來幾趟,嘴里不甚干凈:喂豬長肉喂牛下田哩,這點子雨就不干活了?命恁貴?命貴就莫做長年!二瓜忍了又忍,誰讓他是東家我是長年呢,他想。便心安理得不去計較。 
      編成了,二瓜將鳥籠送上三樓,廠長夫人喜歡得眼都笑細了。二瓜也高興,吹著口哨一陣風飛下樓,在二樓口差點撞翻了抱胖樹墩的桂花!鞍V!”桂花拿眼白瞪他,“撿 到元寶了么7” 
      廠長難得回家一趟,他是個瘦小男子,騎一輛紅艷艷的摩托。進了家一會兒,就打發桂花下來叫二瓜。 
      二瓜的心嚇得嗵嗵嗵跳,跑上三樓,廠長正托著他編的鳥籠兀自在那嘖嘖稱贊:“巧!巧思巧手,這娃,了不起哪!可惜籠子大了點,太占地方! 
      二瓜就在門外大起膽子接聲說還收得攏的。  廠長忙拉他進去,看著他拔去一塊插銷,整只鳥籠便如折扇一般收攏了,成了禾鐮刀也似彎彎一疊兒。廠長更是贊不絕口。 
      中午吃飯,廠長和夫人兩雙筷子給他夾雞夾魚。廠長都這么敬重他,倒弄得二瓜不好意思,趕忙扒了三碗,拎著桶“護花靈’’上房頂澆花,一邊澆,一邊吹口哨,吹《日頭落水》。 
      桂花從樓口鉆出頭來沖他皺皺鼻子,“莫得了塊殘骨頭就忘了自己是貓兒狗兒!’’那姑娘刻薄他。二瓜說:“忘不 
    了——你是丫頭,我是長工!’’桂花還要應戰,被他一壺肥料水澆得落荒而逃! , 
      下回落雨,二瓜就不出門了,有廠長夫人寵著護著,二瓜不怕老東家。老家伙還神氣得幾年?大白樓終歸是他兒子媳婦的,只要他們看中了,“長年’’也做得鐵飯碗的! 
      廠長又給二瓜說定了工價:吃飯在外,每月還給六十元。二瓜更認真起來。見他們喜歡自己的手藝,在家不上 
    學不下田的日子他就變著法兒編編織織雕雕刻刻,鳥籠做膩了,他就做筷子,做茶筒。他的筷子也特別,專選那些 
    特沉特重的老竹,刨削得光滑了,使硫磺煙燜著熏過,賽 象牙;他就在這“象牙”筷上走刀,將小時刻慣了的《幕阜十景》一景一景往筷子尾上搬;這套刻罷,再刻過海八仙,鳥獸蟲魚,那人臉比米粒還小,把桂花都看傻了。 
      “你不傻呀!’’桂花說。 
      “不進學校沒人說我傻。,’二瓜老實說,“一進教室喲,就變成豬了。王老師說我吃下的都長了肉,腦瓜還停留在幼兒園大班的水平……,, 
      “我不信!”桂花說著非要出道題目考考他。 
      “饒了我!’’二瓜作揖打拱,“我一想題目就發暈,套不上公式,一筆糊涂帳!” 
      “我這題目偏不要公式。,’桂花說,。。你聽著:一只蝸牛從墻腳往上爬。墻高十米。它白天向上爬三米,夜間又溜下二米,問它幾天能爬上墻頭。,, 
      “十天!’’二瓜脫口說。 
      “錯了。再想想——給你二十秒鐘!,, 
      二瓜停下刀子想了幾秒鐘,‘‘八天!我剛才忘了,它最后一次爬上,就不會再往下溜了。,, 
      “滿分!”桂花滿意地說,‘‘再聽著:九個看上去一模一樣的小鐵球,里面有一個比其他的重三克。用天平,在兩 
    次內要找出這個重一點兒的球來,該怎樣稱?" 
      二瓜閉上眼睛想了一分鐘:‘‘我先在天平每邊放上三個,哪邊重,說明重的那個在哪邊;再拿這三個,每邊擱 
    上一個,如果兩個一般重呢,我手上剩的這個就是重的了。 要是第一次放上的兩組一般重,我就把另外兩個分別擱上 
    天平——也是兩次找到——對不對?"  。 
      “完全正確!’’桂花說,“你那腦瓜比我的可好使多了,這道題花去我半個鐘頭哩!’’ 
      二瓜臉紅了。他做過八年算術題,還沒有誰這樣夸獎過他! 
      可惜學校從不考這種題…… 
      二瓜使勁搖搖頭,又悶悶地操起刻刀,隨心所欲地在茶盒上雕刻起來。 
      “你說沒記性,咋能記牢這么多復雜圖案呢?”桂花又問。 
      “這好記得很!倍险f,q匿了,就好記。再說,我從q,JL喜歡這些……’’ 
      “那我敢肯定——你在學校從沒認真聽課,所以不懂,對功課也喜歡不起來——是么?" 
      二瓜愣住了?刹!打從他認定自己腦瓜笨,就再也 
      沒好好聽講過! 
      桂花還要說啥,胖樹墩在那邊狼咬著似地嗥叫起來,她忙跑過去。 

  1. 上一篇文章: 歸 途

  2.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3.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