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6mni1"></sub>

    <nav id="6mni1"></nav>
    <wbr id="6mni1"></wbr>
    <form id="6mni1"><pre id="6mni1"></pre></form>
    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另一個童年
    作者:陸 梅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小學三年級前,我基本就是一個頑劣兒童?诖镅b滿小石子躲在暗處襲擊人;玩斗草游戲作弊偷往自己籃子里多加草;同村里孩子一起偷鄰村地里的瓜果蠶豆玉米;爬樹搗鳥窩偷走鳥媽媽的蛋;講鬼故事嚇唬人卻把自己給嚇著了;在青水河里摸蚌殼螺螄差點被漩渦卷走……頑劣事情一樁樁。
      
      有一次和姐姐慪氣,我抓起剪刀剪手邊的襪子,姐姐一把搶過剪刀也亂剪一氣,好端端一雙尼龍襪成了姐妹倆的出氣筒。和姐姐的慪氣升級,有一回兩人又拌嘴,不管不顧在上學路上丟了問同學借來的一個鬧鐘和父親新買的一件襯衣,忘了是她丟我折回去撿還是我丟她跑回去撿,總之再也沒找到,就那么幾分鐘時間,新襯衣和鬧鐘就長腳跑了。我和姐面面相覷一下愣在原地,接下來怎么辦?怎么和同學交代?兩件一模一樣的新襯衣,突然少了一件,又怎么跟父母解釋?姐姐垂頭喪氣,我也偃旗息鼓,腳踩棉花一前一后去了學校。傍晚回家,兩個人誰也沒得著便宜,母親把我倆痛扁一頓,父親默不作聲不再從旁相勸。那時候生活拮據,我和姐賠不出一個新鬧鐘,虧這個同學寬宏大量,不要我們賠錢賠鬧鐘,此事算了了。
      
      除和姐拌嘴慪氣,我還特別饞,為解饞可是想盡辦法——比如我用糖精泡開水灌在玻璃瓶里提去學校喝;大冬天,我把母親做的蘿卜咸菜干偷藏在棉衣口袋里當零嘴吃;我還偷過父親喂食給長毛兔的麥乳精和奶粉,奶粉受潮結塊,我就整塊整塊往嘴里塞;家里有一個很老的五斗櫥,最大一個柜子玻璃缺了半塊,母親把過年時迎來送往接的禮物鎖在這個柜子里,我偷偷撬動玻璃后的那塊擋板,小手伸進去把母親藏著的紙盒餅干一點一點地摳出來吃個精光!等母親發現為時已晚,母親沖上來要打我,我早有準備,跑得比兔子還快……
      
      童年的那些糗事,如今想起來竟也不可思議地像是在和另一個自己鏡中對話:“那是我嗎?我怎么是這個樣子的?”
      
      “那不就是你!”——鏡中的我不客氣道:“你還做過更多糗事……”
      
      “還有?”我喏喏地表示抗議。
      
      “你自己想想!辩R中的我態度冷然。
      
      于是我又想。想起一個大冬天,父親好不容易搞到兩張戲票,小鎮電影院上演舞劇《小刀會》。晚飯時,父親跟姐姐交代:飯后他和母親要去鎮上看演出,晚上和妹妹早點睡,關好門……姐姐還沒應答,我卻哭將起來,說什么也要跟著去,姐姐來解勸也不管用,我放下碗筷哭鬧著跑出門。冬天的傍晚黑得快,外面風呼呼響,我不管不顧一根筋地哭著跑著。父親出來追,母親和姐也緊跟著跑出來。我索性圍著稻草垛兜圈子,跑太遠我還怕趕不上去電影院呢。一個跑,一個追,父親跟在后面好言相勸,“妹妹、妹妹”地叫,我仗著父親疼我,跑得更起勁。母親一下子光火了,說誰都不要去了,戲票撕了算。父親又去安慰母親,說一起去,妹妹也去,我來想辦法……
      
      這場戲對一個幼童來說,簡直是瞎子點燈白費蠟,白白辜負了一場哭鬧——我已經記不清父親是出錢買了半票呢,還是托人情悄悄放我進的影院。如今還依稀記得舞臺上的一幕幕場景:城墻,大炮,火光沖天的碼頭,碼頭上頂著烈日彎腰馱糧的苦力工人。有一天,勞工里站出一個人,一聲長嘯,工人們集結一起跟清兵作戰……也是因為得了這樣一層印象,讀書后上歷史課,提及太平天國,洪秀全,清政府腐敗……我就記得特別牢,《小刀會》里有這些影子。沒記錯的話,爺爺大屋里還有“太平通寶”的舊錢幣,一枚一枚扔在一個碗碟里,爺爺用它來刮痧,有時也用它刮老黃瓜的瓤,手起瓤落,干脆利落。這舊銅錢據說是小刀會起義軍轉入上海時鑄造,也在松江、青浦、寶山一帶流通……歷史雖說在遙遠的遠處,有時也會靈光一閃跳將出來,噌噌噌給你一記醍醐灌頂:“原來是這么回事!”
      
      “謝謝你,讓我回到另一個童年!蔽覍︾R中的我說。
      
      鏡中的我淡然一笑:“一個作家的寫作,最終要回到他的童年!
      
      “……”我看著她,回味再三。
      
      “別那么看我,這話不是我說的,”鏡中的我粲然一笑:“把功勞記在老托爾斯泰身上吧!闭f完闔目,隱身不見。
      
      我怔怔地望向白茫大鏡,眼前仿佛浩渺煙波,橫無際涯。
      
      我究竟是誰?我和鏡子里的我是一個人嗎?我怎樣認識我自己?是不是一個人的童年決定了一個人的一生?或者換個說法,一個人在童年里所有的意識和無意識,都會在某一天某一刻發酵、點醒,成為這個人性格組成、命運軌跡的一部分?就跟一條河一樣,任它浩浩湯湯、蜿蜒曲折,匯合、伸展或消隱在某處,總有一個起始的源頭。
      
      是不是我把童年看得太重了?或者老托爾斯泰只想強調,當你有機會成為作家——一個以文字為業的人,你該有能力回到自己的“童年”。這個童年也就是你的赤子本心。童年時我們眼里的一切,大抵是見什么是什么,及至長大,目迷五色,煩惱心起,我們眼見和聞說的,太多我們的偏執和偏見!珗唐娢幢夭皇俏覀兊恼,可是終究,因為羈絆太多,不再矯捷的身心難免負重。好累!我的身體里咔噠咔噠發出這樣的聲響,連我自己都驚異,明明就在昨天,我還猴子一樣靈巧爬樹,還天不怕地不怕,還耳聰目明眼望千里……唉,我悲哀地想到,我的身體里住著的那個小孩在漸漸離我遠去!——如果老到白發蒼蒼,反而就好了,那個小孩又會回來,我這樣以為。所以,一個人無論長成什么樣,如果有能力看得見自己的童年,也能夠聆聽到別人的童年,更能夠創造一個個不一樣的童年,那么我覺得這個人肯定是詩人。我努力去做這樣一個詩人。
  1. 上一篇文章: 一棵奇怪的樹

  2. 下一篇文章: 夏天的菜園
  3.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