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6mni1"></sub>

    <nav id="6mni1"></nav>
    <wbr id="6mni1"></wbr>
    <form id="6mni1"><pre id="6mni1"></pre></form>
    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午夜驚魂
    作者:周學軍     來源: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點擊數:

    一.我遇到鬼啦

      孟魚的事我們都差不多忘了,只是下晚自習回宿舍時,我看到門上有人貼了一張紙條,上面有大灰狼三個字,我才突然想起,孟魚離開我們快有一年了吧!
      走進宿舍,我查看床頭小得不能再小的折迭日歷夾,仔細地分辨著美人圖下六月的第三個星期天,眼鏡正了又正,我看清了,上面的小字記的就是今天,就是說今天是孟魚的周年。我嘟囔了一句,我們應該紀念一下孟魚……沒人附和,只聽得呼嚕聲一陣接一陣地響著。我罵了一聲,沒心沒肺的家伙!獨自靠著床頭想起孟魚來。
      那是我永遠不能忘記的日子。這天我們同宿舍四個人貪睡,都沒趕上吃早飯,我們約定中午到學校對面的罈肉館解一把饞,就分頭活動了。將近十點,黑頭去籃球場上叫我,說,快,孟魚不行了!拉著我就跑。
      我們跑到馬路上,看見孟魚倒在路中央,流了很多血。一群交警正在丈量、照像,跑前跑后的。我和黑頭哇地一聲哭了,我們要撲過去看孟魚。交警冷冷地攔住了我們,說,人死了,你們要冷靜!我說,什么冷靜,人都死了!那個交警好象沒聽到,還是說,人死了,你們要冷靜!真他那個的訓練有素。
      孟魚要去街對面干什么,我一直也不知道,對面有一個配置很高的網吧,還有那個罈肉館……我只知道孟魚把一個女孩從剎車失靈的車輪下推出來了,他自己卻沒能幸免。
      后來,我們幾個人去教導處,提出學校應該給孟魚開個舍己救人的追悼會,教導處說,舍自救人是英雄稱號,那要得等上邊審批。很快,孟魚的父母把孟魚接回老家安葬了。追悼會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我看看表,快十二點了。孟魚在時,喜歡選擇這個時候上網。他總說,交通擁擠的高峰期來了,想上哪去,看你的能耐吧!桌子的電腦落了一層灰,還是孟魚留下的,那以后一直沒有人動過。今天晚上我突然萌發了要上網去看看的念頭,我給自己的理由是,這也算是我對孟魚的一種紀念吧。
      我啟動電腦,接通了Internet Explorer,主頁還是孟魚最鐘情的阿里巴巴聊天室,很多人聊得正來勁。孟魚的注冊名是大灰狼,我知道這不可能,但紀念的形式還能受理智、理念的限制嗎?我很固執地打出了,大灰狼你在哪里?
      幾個字剛一打出,大灰狼突然站出來了,他說,你找我?啊,你終于來了!
      我很可笑地說,你認錯人了,我說的大灰狼不是你,他是我的同學。
      他說,我就是。
      我驚恐地說,你胡說,他已經死了,都一年了。
      他說,我真的就是。你不信,我知道你叫大友!
      我一下子驚呆了,我要上網別人并不知道啊。我鼓鼓勇氣說,他怎么能知道我?又說,你是在瞎猜吧?
      他說,笑話,你們宿舍三個人,那兩個人一個叫黑頭,一個叫老少年,對不?
      我說,那,你真的是孟魚?
      他說,問我是誰,這個問題比較復雜,我不是很好回答,我是大灰狼,但你不能簡單地說我是孟魚,你可以這樣地理解我――孟魚的替身。
      我聽了有點摸不著北了,問,那你是人,還是鬼?
      他說,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我只是我……
      我一聽這話,渾身發冷,啪地關了電腦。我遇到鬼啦!

    二.很可怕的事情

      早上醒來,我頭昏腦脹的,其實我一宿都沒貶眼,徹夜未眠。黑頭爬起來,問,大友,你怎么啦?眼圈特黑。
      我低著頭,說,我遇到鬼了。
      黑頭看我一眼,你罵我?
      我沒回答。這一天,我情緒很不好,基本沒和別人說過話。
      吃過晚飯,黑頭和老少年把我截在宿舍里,哎,大友,怎么了?我們沒得罪你吧?自孟魚走后,就我們三個最鐵了……
      我說,沒怎么?
      黑頭說,還說沒呢?起大早就罵我!
      我說,那不是罵你,我真的是見到鬼啦!
      黑頭說,你不是在發高燒吧!
      老少年也說,凈說夢話!
      我一看實在是說不明白了,就把昨天夜里發生的事,跟他們說了一遍。
      他們聽了,說,真有這事?互相看看,都有點犯迷糊。老少年說,那,咱們上去看看,怎么樣?
      黑頭過去把燈閉了,把門也插上了。他說,這樣就不會有人懷疑我們沒上晚自習了。
      我們進入阿里巴巴聊天室,大灰狼哈地一聲,跳到我們面前。他說,大友,你昨天怎么不辭而別?是停電了嗎?
      我吶吶了一陣子,說,不……不是。
      大灰狼說,我知道了,你害怕了!
      我說,也不是,我有點累,睡著了。
      老少年搶過去鍵盤說,你先回答我,你是誰?
      大灰狼說,怎么都這樣問?這個問題我比較煩,我只能說,我就是我啊,大灰狼!
      老少年說,你不是孟魚吧?
      他說,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好求真。沒辦法,我就再給你啰嗦幾句,大灰狼原來是孟魚注冊的,但,現在屬于我了,當然你們實在想把問題弄簡單了,把我看成孟魚也可以,對了,把我看成是孟魚的影子吧!
      老少年說,那你還是孟魚。就是說孟魚知道的,你都知道?
      大灰狼說,差不多吧,你們可以試著提問。
      黑子說,問他,孟魚以前住幾號床?
      大灰狼說,三號床。
      我說,問他,孟魚平時抽什么牌子的煙?
      大灰狼說,他不抽煙。
      老少年又說,那……
      大灰狼說,你們別問了,你們去孟魚的床頭,床板下掖著一張紙條,那上面寫著,MY1234567,對不?
      我搶先摸到了紙條,展開,用手指點著,MY1234567,真是一點不差。
      老少年說,你還知道什么呢?比如說,我們平時的隱蔽事、保密事、不可告人事!
      大灰狼說,這對我就簡單了。不過,我這樣說,是不是侵犯了你們的隱私權?
      老少年說,說黑子的!
      黑子搶過鍵盤說,別介啊……
      那邊大灰狼說上了,黑子現在和兩個女同學有通信交往,其中和一個來往頻繁,幾乎是每天一封,這個女同學的名字是……
      關鍵時刻,黑子麻利地點了一個,打!黑子隨后打上了,說說老少年吧,也是情感方面的。
      大灰狼說,老少年喜歡一個女生,但他一直沒敢和那人說,只是自己活動心眼,他一直沒找到和那女生表明心跡的機會,有一次那女生回家,他一直遠遠地跟著,直到那女生進家門,他也沒好意思上前打招呼……
      老少年斜著身子,打個,叫停!
      借著顯示屏的微弱亮光,我看出他們臉上都紅紅的,象是喝醉了酒。
      那邊大灰狼說,我還知道,你們三個考試都有作弊行為,通考的成績都有水分。
      黑子說,那不算數,不計入高考總分。
      大灰狼說,但通考不及格,就不允許參加高考!你們讓我說說是如何作弊的嗎?你們三人訂了幫助同盟,課堂上扔紙團、遞紙條、打暗號。還有,有信息表明你們要賄賂教務處的人,請吃飯,把全年組排名榜的名次往前排……
      老少年打個,別……
      大灰狼說,那我就不說了,告訴你們吧,我一共搜集了你們三人的信息計583條,其中有重大價值的有307條,你們需要的話,可以從打印機里輸出來。
      我們三人看了,呆呆地相互看著,只覺得腦后嗖嗖地冒涼風。我接過鍵盤,說,你別說了,再說下去,說不定我們的高考資格就喪失了?吹贸鰜,你并沒有害我們的意思,你今天跟我們說這些,不是為了和我們聊天吧?
      當然不是,大灰狼說,你們是有點煩我了吧,或者說有點害怕了。搜集孟魚朋友們的信息是我的本職工作,但要想不讓我說出來,你們要幫我做一件事。
      我問,什么事呢?
      大灰狼說,你們忘了孟魚嗎?
      我說,沒有!
      大灰狼說,不,你們實際是忘了!這一點,你們有點不夠哥們意思!孟魚本來是舍己救人,你們雖然也和學校提了,但后來事情就無聲無息了,你們沒有把事情做完。弄得名不正,言不順的,你們沒盡到生者的責任。
      我說,你說的也有點對。但,人都死了,這還有什么意義嗎?
      大灰狼說,當然,一個人在世界上默默地消失了,但他的名聲,將永遠留下,要不古人怎么說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呢?流芳千古對生者和死者都是安慰。
      我想,很清高啊,問,是孟魚的意思嗎?
      大灰狼說,不是,是我的意思。
      那,我們怎么樣幫忙呢?我問。
      大灰狼說,你們要搞一個情況調查報告,聯名找學校的領導,我相信,這個事情可以解決。如果你遇到難處,可以和我說,我會幫你們忙的。當然,你們的信息,我暫時為你們保密,以后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
      這個大灰狼到底是誰?竟會來威脅我們!我又問他,昨天宿舍門上的紙條是你貼的嗎?
      大灰狼說,自然不是,是我一個網友,他幫的忙。我昨天看見你上網了,就知道那個人說話很算數。
      我又問,他是誰?
      大灰狼說,我可以說,打住或者叫停什么嗎?探求旁枝末節是無效勞動。他還叮上一句,你們要下了,我知道。以后要找我,不必非上阿里巴巴聊天室,只要在任何網站的搜索上,點擊大灰狼,我將隨時恭候。
      哇,這么神通!我關機的手有點顫抖。

    三.劉老師找上門來

      我們下了網,心驚膽戰地悶坐在宿舍里,一聲不響。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時有人敲門。我在黑暗中看看黑頭和老少年,他們也看看我,我小聲說,會是誰?
      老少年說,黑子,你開一下門,你離得近。
      黑子說,我不開,你――你過來開吧!
      我一看,門越敲越急,就從床上站起來,開了門。
      門一開,是劉老師閃進來了,他說,你們怎么不開燈啊,我一猜就知道是你們干的!說著,他擰開了電燈。
      我說,我們身體不舒服,只是逃晚自習,別的可沒干!
      劉老師說,你們不是上網了嗎?
      我心里一喜,問,我怎么知道?剛才是你吧?
      劉老師說,我今天在學校的校園網上值班,就知道是你們三個調皮鬼!
      老少年說,等等,劉老師,你說什么?我們調皮?
      劉老師說,還不說實話?那個大灰狼是誰?有什么要求可以通過正常渠道反映,用非正常手段容易讓人誤解。
      我皺著眉頭,說,你也見到大灰狼了?
      老少年打開了電腦,說,劉老師你看看就明白了。
      進入Internet Explorer,大灰狼一個閃亮登場,說,哈,又上來了?劉老師也傻眼了。
      我接著剛才的問,劉老師,他都跟你說什么了?不會也是披露了你的一些隱私吧?
      劉老師臉紅了,說,也沒說什么,只是說孟魚的事。
      老少年問劉老師,還跟大灰狼談談嗎?劉老師坐在床頭,接過鍵盤敲了幾下。
      大灰狼說,你一敲鍵盤,我就知道你是誰?你們是在一起商量對策吧?
      劉老師說,不是,我錯怪他們幾個了。
      大灰狼說,那很有意思。其實我只是求你們說一句實話,公正的話。如果你們不夠哥們意思,那可就不友好了。我最近很忙,我在搞了幾個方案,一個是想把有關人士的信息在網上公開,幾十萬個網站,工作量很大,得做一個自動生成程序。還有一個就是想把雪球分裂成若干個,有關人士一人一個,終生陪伴著他們。但這很殘酷,我還沒最后下這個決心,網絡時代讓一個人身敗名裂真是輕而易舉!
      劉老師說,你在威脅我們!
      大灰狼說,怎么會是威脅呢?人人都有捍衛自己的武器,都有實現自己目的的方式。我能把話說得明白,只是說明我這人辦事實在。一年以來,我為孟魚的事大傷腦筋,你們知道嗎?我做過很多搜集,找過很多學生、路人,甚至還找過孟魚救過的那個叫白天的女生,她當時也被我嚇得夠嗆,后來總算理解了我。
      綜合我的情況了解,有三種說法最為普遍,一是說他是自殺,癡迷電腦走火入魔;二是有人說英雄救美,別有企圖;三是說他那天就是拉著那女生橫穿馬路,去罈肉館。其實所以沒人為他說一名公道話,只不過是因為他平時不遵守紀律、愛上網、和教導主任頂過嘴、和女同學來往密切……而他那天救的又是一個漂亮女生,但事實是那個叫白天的女生,孟魚根本就不認識,當時她被嚇倒在車輪前了。我也知道這事你們幾個不是決策人,但你們是有發言權的。尤其是你,是當時孟魚的班主任,你們不把這事真相說出來,孟魚就永遠沒有翻身之日。要不,你們說服校長上網,我和他直接交涉,他的信息我搜集了1519條,方方面面、林林總總……
      后來,劉老師也冒汗了。我們下了網,劉老師嘖嘖了幾聲,說,孟魚的事,真是個事,我當時找過學校領導很多次,就是遲遲不給研究。我明天還要去找。大灰狼的事,他只字未提,就象什么也沒發生一樣。

    四.啊,床頭那張紙條

      劉老師走后,黑子說,這個大灰狼還挺夠朋友的!
      老少年也說,可不么,說起來,我們是有點沒盡心盡力,畢竟我們幾個是最好的朋友。
      我說,是啊,是啊?晌倚睦锵氲膮s是我的這么多隱私掌握在大灰狼手里,說不定,他哪天不高興了,還會把我的事抖落出去的。那可不是好玩的。我猜測半天,終于覺得差不多了,他說過,他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我還聽他說過,他要把雪球分裂成若干個……他或許就是那個雪球。
      第二天中午,我吃完飯就跑回宿舍,爬到床下去翻一個小木箱,那是孟魚留下的一堆破爛。我在里邊找到一個筆記本。
      黑子說,你要干什么?弄得一屋子灰土。
      我笑笑,什么也沒說。
      孟魚是個電腦天才,課余時間玩電腦,搞程序設計。我好象是聽他說過,他設計過一個叫電腦信息雪球軟件。那是個什么東西、有什么功能,他的筆記本里一定會有記載。過了半個小時,我在P125查到了關于Snowball的筆記,設計思想是,一個有同類信息粘附功能的軟件,意在自動搜集圈內朋友的隱私,意在開個善意的、驚心動魄的玩笑。后面是很多頁的程序編碼。
      我打開電腦,找到C盤Snowball的目錄,點成藍色,按動Delete鍵。我閉上眼睛,小聲地喃喃,孟魚,對不起了!半天,我睜開眼睛,目錄沒有被Delete掉,顯示屏上反倒出現了一個對話框,此程序沒經受權不能刪除,如必須刪除,請輸入密碼!
      我沒有密碼,無可奈何地退出了C盤。
      一直看著我的黑子,說,你真笨,你不有密碼嗎?
      我腦子忽拉一下清醒了,啊,那張紙條不就是密碼嗎?電腦終歸不如人腦,秘密還是他泄露的呢!我找出紙條,再次操作一次,把MY1234567輸入進密碼框,我按動Delete,敲得乒乓亂響,程序沒任何反應。這個大灰狼太狡猾了,修改過密碼了,他把作廢的提供給了我們。
      老少年說,我們先核對一下大灰狼的身份,如果真是Snowball,我們就格式化C盤,重新安裝Windows。我不信治不了他。

    五.原來如此

      我找到大灰狼,說,你好!
      大灰狼這家伙很聰明,他說,你在和我玩狼外婆的游戲吧?
      我驚愕地問,你怎么知道?
      他說,你瞞不了我。既然你對我這樣感興趣,我可以跟你透露點我的秘密。只要你的手指觸及到鍵盤,我就能知道你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
      這樣神奇?有點玄!我驚訝極了。
      他說,其實原理很簡單,這是科普級別的。手法你明白么,我們每個人敲鍵的手法,如節湊、輕重、快慢等等,都不一樣,就和人的語音和指紋一樣。只要你上過一次網,我就記憶了你的手法,以后就能從你稍微變化的手法中,揣摸出你的內心世界。我根據這個原理,重新設計了我的高級搜集功能,直接從上網者的手指移植過來他的全部信息。
      真的!我下意識地抽回鍵盤上的手指。
      他說,那沒有用,對于不上網的,我也有另外一套搜集系統。我從他們聯網的手機上,以及和他們有聯系的很多相關人員上網、聊天、E-mail中搜集信息,再搞智能分析、篩選、總結歸納?傊,當今時代沒有任何一個人都逃避網絡的包容。
      我說,你,你一定搜集很多、很多人的信息了吧?那,你還是那個Snowball嗎?
      他說,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的確是孟魚設計的那個信息雪球,但當初那個簡單得只有幾個M的信息雪球,現在已經發展成一個龐大得擁有上百個G的信息雪球家族了。這一年里我自由發展,我搜集了很多的信息,比如說,孟魚朋友的全部隱私以及他朋友的朋友的全部隱私,當然也包括你們。同時,我也搜集了一些流串在網絡中的特殊東西,統統消化、吸收了。
      我說,你說的特殊東西是病毒吧?
      大灰狼說,那是你們的說法,在我看來不過是程序,我說特殊是和其它工作程序區別一下。關鍵時刻這些小設置也會幫助我對付一些麻煩的。
      我想讓他飄飄然,說,你真能干!
      他只是哈了一聲。
      我說,你給我的是過時的密碼?
      大灰狼說,我預料到有人會動手對付我,就象你們現在。所以我早就把密碼修改過了,目前的密碼我自己掌握。
      我說,如果格式化C盤呢,你還能存在嗎?
      大灰狼說,這是最讓你們想不到的。在我的雪球越滾越大,孟魚那臺電腦容納不下我時,我就搬進了一個中等服務器,那個老板是我第一次用你們說的威脅手段制服的人。后來,我又進駐過一個更大的服務器,招法是故伎重演。
      我說,真是令人不敢恭維。
      大灰狼并不理會我的批評。他說,后來,我又搬出了,F在我的IP,已經被我改成游走IP了,我不屬于任何電腦和任何服務器,只屬于網絡。你電腦上的Snowball只是我最早的驅殼而已。
      我說,那就沒有人能對付得你了?
      他說,除了我自己,當然也許,因為事物總是存在相生相克的道理……現在我自己卻說不好。
      我說,那你不成為四處游蕩的幽靈了?
      大灰狼說,現今時代沒有幽靈,幽靈是一個古老的概念。我是網絡上的一號居民。
      我說,你以后想怎么辦呢?就這樣繼續游走下去?
      他說,不會的,我只是要求把孟魚的事情公正處理一下,我將啟動自動刪除功能。
      那是為什么?我很不理解。
      他說,我已經厭煩繼續搜集別人隱私了,這也違背了孟魚的初衷,很不光彩。還有一個秘密……
      我說,什么秘密?
      他說,你知道孟魚是為什么死的嗎?一想起這事,我就覺得對不起孟魚。
      我說,和你有什么關系?那天他不是提早去罈肉館聯系吃飯嗎?
      他說,不,不是。那天,他發現我擅自修改了Snowball的密碼,想離開電腦出走以后,很恐慌,他要去學校對面的網吧去取一個軟件,想啟動我的自動刪除程序。那個網吧叫阿呆的網管是他的朋友……
      我啊了一聲,低下了頭,不知怎么的,剛才還想Delete了Snowball的我,突然動了惻隱之心。我說,你不能不采取那樣的極端行動嗎?
      他說,我已經以網絡的名義發過誓了,這也是我對孟魚的懺悔吧!

    六.大灰狼消失了

      對孟魚的事情,我、黑子、老少年和劉老師按照大灰狼提供的當事人信息,搞了一次詳細的調查,寫了一份要求實事求是處理孟魚車禍事件的意見。學校很快就同意了,并為孟魚召開了追悼大會,確認了他奮不顧身救人的英雄壯舉。
      后來大灰狼果真消失了,我們去阿里巴巴聊天室,也點擊過很多網站的搜索,都沒有找到他。大灰狼很遵守諾言。
      我想,大灰狼所說的以網絡的名義,極有可能是網絡時代最高等級的誓言吧。

  1. 上一篇文章: 圓圓的肥皂泡

  2. 下一篇文章: 爆炸了的陰謀
  3.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