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6mni1"></sub>

    <nav id="6mni1"></nav>
    <wbr id="6mni1"></wbr>
    <form id="6mni1"><pre id="6mni1"></pre></form>
    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最后一槍
    作者:毛云爾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一]
      一夜之間,地上的積雪差不多有兩尺厚了。頭頂上,大團大團的雪花仍在紛紛揚揚地飄落。這簡直是一場百年不遇的罕見大雪。守林員老董站在雪地上,膝蓋以下的部分被雪掩埋了,看上去,整個人比平時矮了半截似的。
      老董仰望著頭頂凌亂飄舞的雪花,面露驚訝與茫然的神色。在莽莽蒼蒼的幕阜山,一到冬天就會下雪?墒,讓老董始料不及的是,這場雪來得如此迅疾,比往年足足提前了一個星期,而且又是如此聲勢浩大,鋪天蓋地。
      這場猝然而至的大雪使老董措手不及。兩天前,老董就發現米缸里的米所剩無幾,油鹽醬醋等其它生活用品也不多了,該下山一趟了?墒,到山下的小鎮來回有八十多里路程,而老董這幾天左腿隱隱作痛,就是這個原因,使老董懷著饒幸心理想:再等兩天或許不遲吧。
      可是,雪提前封山了。雪是趁著夜色撲向大地的,千軍萬馬卻一點聲響都沒有。這一夜,整座大山是出奇的靜寂,似乎所有活躍的生命都銷聲匿跡了,就連一慣警醒的老董竟然也是一夜酣睡,沒有醒過來一次。
      等老董醒來,像往常一樣一腳踏出房門的時候,迎面撲來的強烈雪光使他一陣暈旋,差一點摔倒。老董將身子穩住,定了定神,然后走了出去,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
      老董抬頭仰望著陰沉的天空。眼前的情形讓老董知道,這雪一時半會兒停不了。老董決定此時此刻立即下山去,他想,即使大雪將山封了,憑著在山里生活多年的經驗,應該能夠找到一條下山的道路。
      老董立即轉身進屋,忙不迭地將自己全副武裝起來。說是全副武裝,無非是將所有能夠保暖防寒的衣服穿在身上。一切妥當之后,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那雙狼皮襪子裹在隱隱作痛的左腿上。然后,老董從墻壁上取下了那桿獵槍。
      老董習慣性地將獵槍在手里掂了掂,依然是一種沉甸甸的感覺。接著,老董又用手小心翼翼地將獵槍反復擦拭。被擦拭過后的獵槍隱約閃爍出一種古銅色的光芒。在深山老林里,這桿祖傳的獵槍可是防身活命的唯一武器,因此,老董對它是倍加呵護與珍惜。
      老董開始給獵槍填充子彈。突然,老董的心咯噔一下響,雙手顫抖起來。更加出乎老董意料的是,子彈竟然只剩下一顆,赫然醒目地躺在鋪展開來的絲絨布里。老董直埋怨自己的粗心大意?墒,于事無補的埋怨又有什么用呢?。
      老董將只有一顆子彈的獵槍緊緊地攥在手里。這個在深山老林里長年出沒且有著豐富打獵經驗的人,此時此刻。心里虛虛的,一點也不踏實,甚至在心的最深處,還滋生出一絲不易覺察的恐懼。

      [二]
      一路上,老董艱難地行進,雪實在是太厚了,有時候不得不手腳并用。不久,老董便累得氣喘吁吁,渾身開始冒熱汗。
      這時候,身上厚厚的保暖棉衣反倒成了累贅。老董將棉衣敞開來,一股強勁的冷風趁機鉆了進去,剛剛散發著熱氣的汗水立即變成冷冰冰的水珠,順著脊背滑下去,身體抑制不住地顫抖起來。老董只得將棉衣再次裹緊。
      周圍一片靜寂。只有天空中飄灑而下的雪花在落地的剎那發出的沙沙聲。除此之外,其它所有的聲音幾乎全都是老董的了。他在雪地上艱難走動的腳步聲。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的聲音。他的一顆心臟在胸腔里砰砰跳動的聲音。偶爾,一根枯萎的樹枝不堪重負猝然折斷,傳來咔嚓一聲巨響,接下來,便是更大的靜寂。
      老董抬頭將四周看了看,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鷹嘴巖的位置。這是上下山必經的道路?墒,那塊突兀的狀如鷹嘴的巖石,以及巖石下面那條羊腸一樣狹小的道路,消失不見了。眼前,只有渾然一體的一片皚皚積雪,反射著刺目的強光。
      老董停止了腳步。老董知道繼續走下去的危險性。平時,走在小路上都是謹小慎微,連大氣都不敢出,F在,雪將道路覆蓋了,如果一腳踏空,就會墜入旁邊深不可測的峽谷中。老董想象著一個人的身體像樹葉一樣,在峽谷里飄墜的可怕情景。
      老董在雪地上端坐了一會兒,他在思忖下山的辦法?墒且魂囁涯c刮肚之后,什么可行的辦法都沒有。唯一的辦法就是順著剛才的來路回到那棟土坯房子里去。想到這里,老董這個經歷了人生諸多風雨的男人還是免不了絕望,滿臉沮喪的神情。
      不過,僅僅一會兒工夫,老董的神情又恢復了往常的樣子。老董寬慰地想,大雪封山的時候,有人啃樹皮都熬過來了,何況自己還有糧食,盡管為數不多,煮成粥總可以對付幾天吧。
      于是,老董開始往回走。天色在慢慢地暗淡下來。四周依然一片靜寂。
      老董的身體突然一顫,他驀然停住了腳步。老董感覺在身后,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自己。那是一雙幽深的眼睛,從里面射出兩道銳利的目光,似乎可以輕易地將一個人的身體穿透。老董回頭看了看,可是,卻什么也沒有。
      雪依然沒有停止,天地間白茫茫一片。老董繼續往前走。直覺告訴他,那雙眼睛自始至終跟隨在他的身后。
      老董將手里的獵槍攥得更緊了。

      [三]
      老董知道,這是那條年輕公狼的眼睛。他非常熟悉這雙眼睛,曾經多次和它對視過。
      老董看管的這片林子,有一個響當當的名字,叫野豬林。這是名副其實的一個名字,經?梢钥梢娨柏i在樹林覆蓋的陡峭山谷里出沒。尤其是夜晚,在淡淡的月色下面,成群結隊的野豬竄來竄去,幾只膽大的野豬甚至肆無忌憚地竄到老董的土坯房子前面,用長長的豬嘴使勁地拱,使得房子搖搖欲墜。老董好幾次在心里不無擔憂地想,說不定什么時候,這房子真的在野豬的破壞下,轟的一聲倒塌了。
      老董拿這些野豬一點辦法也沒有。
      老董不是有槍嗎?有槍還怕那些野豬不成?
      就因為這是野豬啊。一群豬頭豬腦的蠢家伙。
      有一次,老董發現一只云豹。這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老董朝天開了一槍,硝煙尚未散盡,云豹敏捷地一個縱躍,就在密匝的樹林里消失了。云豹從警告的槍聲里知道這里是人類的地盤,從此再沒有出現過它的身影。
      野豬卻沒有云豹這樣敏捷的思維。
      有一天夜晚,老董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朝天開了一槍,槍聲震耳欲聾,整個山谷在槍聲里顫栗起來。野豬們先是一愣,齊刷刷地在原地停下來,呆呆地抬著黑乎乎的腦袋,逆著風向,用粘滿泥土與樹葉的鼻子使勁地嗅了嗅,兩只小眼睛骨碌碌地轉了轉。
      槍聲像劃過的流星一樣在黑夜里轉瞬消失了。也許在野豬們看來,這是天空里落下的雷聲,什么危險也沒有啊。一會兒,噤若寒蟬的野豬又全都活躍起來,啃野果的繼續啃野果,拱泥土的繼續拱泥土,一些無所事事的繼續在山坡谷地里跑來跑去,一邊跑一邊發出哼唧哼唧的無比快樂的聲音。
      老董恨不得朝野豬的要害處開一槍。
      可是,他不敢。老董的爺爺是一個出色的獵人,爺爺曾經多次告誡過他,一個獵人是不能隨意開槍的,因為這些動物都是受山神保護的。如果隨意殺害了這些動物,就是冒犯了無處不在的山神,就要遭山神的報應。爺爺告訴他,只有那些年老體弱或者有殘疾的,才是山神賜給一個獵人的禮物,你才可以獵取。
      直到這條公狼出現,讓老董傷透了腦筋的野豬們才消失得無影無蹤。

      [四]
      老董粗略估算了一下,在幕阜山的崇山峻嶺間,大約生活著四至五個狼群。每個狼群都是一個不小的家族。這么龐大的狼群生活在一條南北走向的狹長山脈里,它們的生存自然受到威脅,尤其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原始植被在亂砍濫伐中相繼破壞之后,狼的處境更加艱難。
      為了爭奪一塊生存的地盤,狼群與狼群之間經常血腥廝殺。老董曾經目睹過這樣一場廝殺,那血肉橫飛的情景至今讓他心有余悸,讓他常?畤@自然界生存法則的無情與殘酷。
      在狼群內部,當一頭充滿野心的小公狼終于成長為一頭健壯的成年狼之后,它就會悄悄地離開狼群,獨自去開辟屬于自己的領地,繁衍一個新的狼群。
      那一天,出現在老董視野里的就是這樣一頭剛剛成年的健壯公狼。
      一頭狼在一個守林員兼獵人的視野里出沒,應該是見慣不慣的事情?墒,老董的目光和這頭年輕公狼相遇的剎那間,臉上驟然涌現出疑惑與驚訝的神情,仿佛晴朗的天空眨眼之間布滿了厚厚的烏云一樣。
      狼的目光和老董的目光碰撞在一起。老董從狼爍爍的目光中,讀出了狼的意圖。它在打野豬林的主意。
      在老董的記憶中,還從來沒有哪頭狼打過野豬林的主意。這里可是野豬的地盤。橫沖直撞的野豬是包括云豹和老董在內惹不起的動物。
      老董注視著樹林里時隱時現的狼的身影,他不由得為這頭年輕公狼的懵懂與冒失搖了搖頭。這頭剛剛成年的公狼卻全然不在意老董的表情,和老董對視一眼后,轉身朝樹林深處走去。一會兒,狼的身影出現在對面的山坡上。
      年輕公狼在山坡上坐了下來,憑借著一叢灌木的掩護,目光仔細地梭巡著四周。老董知道,狼正在觀察地形。他在心里為狼的機智發出一聲輕輕的贊嘆。
      老董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對面的山坡,突然,目光里空空如也,狼的身影宛如蒸發了似的突然不見了,只剩下那叢灌木仍在輕輕地搖晃。狼的身影是如何在自己的眼前驟然消失的,老董一點也不知道。對老董來說,這簡直是一個無法破解的迷團。

      [五]
      接下來的幾天里,野豬林依然如故,重復著以往千篇一律的景象。
      老董猜測,也許,這頭年輕公狼在進行一番敵我懸殊的比較后,終于明智地退出來了。老董的心情突然復雜起來,一方面,他為這頭年輕公狼審時度勢的明智之舉感到高興,另一方面,他又為它的退出感到惋惜,甚至莫名地悲哀。
      一天夜晚,淡淡的月色似有若無,一片朦朧的景象。
      突然,野豬林里的嘈雜聲停止了,幾乎所有的野豬都在原地站立不動了,一副如臨大敵的謹慎樣子。
      老董屏息靜氣地注視著眼前的一幕。他發現幾天前驟然消失了的年輕公狼再次出現在樹林里。年輕公狼佇立在一塊稍稍突出的斜坡上,這是一個防守與進攻都比較有利的地勢,顯然,年輕公狼為這次爭奪地盤的殊死戰斗作好了周密的準備。
      在朦朧的月色下,老董發現,年輕公狼的眼睛深邃如谷,兩道目光具有讓對手膽顫心寒的威懾力量。
      散落在樹林各處的野豬們在悄悄地聚集。年輕而又雄壯的公野豬站在隊伍的前面,嘴里發出哼唧的警告聲,長長的獠牙在朦朧月色下反射著可怕的幽光。身上留有花紋的小野豬,瑟縮著身子,一動不動地躲在母親的身后或者肚皮下。
      雙方對峙著,四周的空氣明顯緊張起來。
      野豬先發制人。站在隊伍最前面位置的一頭公野豬,體形高大,老董推測,它應該是野豬的首領。突然,這頭作為首領的野豬奔跑起來,帶著呼呼的風聲,仿佛一道黑色的閃電,直直地向年輕公狼沖去。
      老董的心跳加快了,他為年輕公狼緊張萬分。要知道,一頭發怒的成年野豬全力沖撞過來的時候,有著千均之力,哪怕是一堵高大的泥墻,也有可能瞬間坍塌。
      野豬沖撞到面前的一剎那,只見年輕公狼將身體輕輕一晃,野豬擦著狼的身體徑直沖過去了。撲了空的野豬剎住腳步,迅速折轉身,再次用盡全力沖過來,可是,還是撲空了。撲了空的野豬變得惱羞成怒,一雙充血的小眼睛紅通通的,它步步緊逼,晃動有著一對長獠牙的腦袋,向年輕公狼發起第三次進攻。
      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在樹林里回蕩開來。
      就在野豬首領發起第三次進攻的時候,年輕公狼從斜坡上突然跳躍起來,一個縱身,剛好落在野豬的身后。年輕公狼張開血盆一樣的嘴巴,狠狠地從野豬的身上撕下一塊血淋淋的肉來。
      首領凄厲的慘叫聲一下子瓦解了整個野豬隊伍的斗志,轟的一聲,剛才聚集在一起的野豬四散開來,年輕的公野豬盲無目的橫沖直撞,母野豬和小野豬則拼命地逃竄。
      過了許久,老董緊張的心情才緩解過來。野豬林一片靜寂,也一片狼籍。
      朦朧月色下,老董看見了樹林里晃動的年輕公狼的身影,一瘸一拐的。在混戰中,年輕公狼也受傷了。
      老董的心情再次緊張起來,為受傷的這頭年輕公狼。不過,緊張之余,老董又感到前所未有的欣慰,畢竟在這場爭奪地盤的殊死戰斗中,年輕公狼取得了勝利。

      [六]
      年輕公狼取而代之,成了野豬林新的主人。
      潰散而逃的野豬仍不死心。最初的幾天里,不時有幾只膽大的野豬竄進來,企圖奪回自己的地盤,但是情形和結果大同小異,總是冷不其防遭到潛伏在某個隱秘處的年輕公狼的突然襲擊,被撕下一塊帶血的肉來,受傷的野豬嗷叫著逃之夭夭。再后來,竄入樹林的野豬只要和年輕公狼對視一眼,便被嚇得魂飛魄散,折轉身撒開腿便跑。
      戰斗的硝煙徹底散盡。野豬林平靜下來。
      不久,另一頭狼出現在老董的視野里,那是一頭充滿活力的年輕母狼。她和年輕公狼一起在樹林里奔跑,跳躍?梢钥闯,在這兩頭年輕公狼和母狼的內心里有著無比的快樂與興奮。
      它們時而竄上對面的山坡,佇立在地勢較高的一個位置,盡情地打量腳下的土地;時而,它們將身體使勁地在某棵樹上擦來擦去,留下它們特殊的氣息,告訴其它同類這里已經是它們的地盤。折騰得筋疲力盡之后,兩頭狼就靜靜地躺臥在灌木叢中,耳鬢廝磨地親昵。
      兩頭狼也有感到恐懼的時候。當它們發現老董在遠遠地注視,就全都停下來,一動不動地和老董對視。一絲恐懼從它們的眼眸里一掠而過。周圍的空氣里驟然有了緊張的氣氛。
      很長一段時間里,兩頭狼對老董心存戒備。它們對老董的一舉一動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漸漸地,它們發現老董沒有絲毫敵意,才放松了與生俱來的警惕。不僅如此,老董和狼之間的關系開始慢慢融洽起來,久而久之,兩者之間仿佛和睦相處的鄰居似的。有時候,閑著無事的老董遠遠注視著它們,兩頭年輕的狼也回應似的看老董一眼。
      那是一種默契的眼神,里面蕩漾著相互信任才有的會心的笑意。

      [七]
      老董一邊往回走,一邊回憶著和這頭年輕公狼相處時的情景。
      天空中,大團大團的雪花仍在紛紛揚揚地飄落。老董身上落了厚厚的一層雪,仿佛一個雪人似的。他的雙手凍得麻木了,連手中的獵槍也似乎攥不緊了。他的整個身體冷得不停地顫抖。在這冰天雪地里,只有那條裹著狼皮的左腿是熱乎乎的。
      老董的目光落在左腿的狼皮上,他的心驟然被一種莫名的巨大力量所擊中,化為齏粉,撕裂般的疼痛在身體里彌漫。同時一種更大的恐懼將他籠罩起來。
      老董又回頭看了看。身后依然是茫茫的雪地。雪地上只有自己剛剛留下的一串深深的腳印。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墒侵庇X告訴老董,它一直跟隨著自己,而且距離越來越近,隱約還可以聽見它急促的呼吸聲。
      老董加快了步伐。
      眼前的情景又一次出乎老董的意料。土坯房子在風雪中搖搖欲墜。那張又厚又重的松木房門從門框里脫落,倒在地上,仿佛是被一陣猛烈的風刮倒的,但更像是被人或者動物故意撞倒的。
      在這深山老林里,尤其是在這個風雪交加的日子,除老董外,不會再有另一個人了。那么,是野豬干的嗎?老董在心里猜測。隨即,他否定了這種可能。野豬林里好久不曾見過野豬的身影了。
      老董知道,公狼終于找上門來了。
      似乎為了證實他的這種猜測似的,一個熟悉的身影驀然出現在老董眼前。
      老董感到全身的血一下子變熱起來,剛才麻木的雙手也靈活了,他將身體倚在沒有了房門的門框上,迅即抬起了手中的獵槍。
      雪依然沒有停。天色晦暗,夜晚開始降臨。在雪光的映照下,周圍的景物依然十分清晰。

      [八]
      回憶往事的時候,老董后悔莫及。
      或許是上了年紀的緣故,每當天氣變冷,老董的左腿就冷徹骨髓,并隱隱作痛。有一次,在小鎮上,老董和其他幾個守林員聚集在一起,看見老董滿臉痛苦不堪的神色,其中一個建議老董去獵一頭狼。"沒有什么比狼皮更保暖了,裹在身上熱乎乎的,像火龍袍一樣。"他的話充滿了誘惑。
      可老董把他的話并沒有放在心上,而是作為耳邊風,以為聽了也就過去了。但是,出乎老董意料的是,這句話仿佛在心里生了根似的,怎么也揮之不去。
      當老董和那頭瞎眼小狼邂逅時,這句話在老董的耳邊又一次回響。這一次,老董竟然心動了。
      年輕的公狼和母狼在野豬林安營扎寨后,每天忙于捕食。這一切都是為了在屬于自己的領地里,繁衍一個新的狼群。
      一天,老董的目光突然為之一亮,只見三只毛茸茸的小狼緊隨在兩頭狼的身后。啊,兩頭年輕的狼終于有了自己的孩子。那一刻,老董的心里涌起一陣欣喜。
      兩頭年輕的狼沉浸在初為父母的巨大喜悅和興奮之中。它們除了捕食,剩下的時間就和三只小狼廝守在一起,在灌木叢里翻滾,在緩斜的山坡上追趕,在裸露的巖石上享受陽光和清風的撫摸。眼前這洋溢著天倫之樂的歡樂情景,常常引發老董的聯翩浮想,三年或許五年后,野豬林里將出現欣欣向榮的一個龐大的狼的家族。
      老董并沒有發現其它的異常。
      老董是很偶然發現其中一頭小狼的眼睛竟然是瞎的。那一天,年輕的公狼和母狼外出捕食。三只小狼在灌木叢中打鬧,其中一只小狼徑直向老董蹣跚地走來。這是一只瞎眼小狼,它莽撞地走到老董的身邊,可能是它錯誤地認為外出捕食的父母回來了。
      老董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心里想,這怎么會是一只瞎眼小狼呢?平時怎么一點也沒看出來?那一刻,他甚至還為這頭瞎眼小狼生了惻隱之心。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里,一頭瞎眼小狼的命運將充滿了無數的劫難。
      老董將小狼抱在懷里。就在這一刻,一個曾經熟悉的聲音響起,使老董驟然想起自己隱痛不止的左腿和傳說中的火龍袍,于是,他抱著小狼的雙手開始不易覺察地顫抖開來。
      老董想,或許是無處不在的山神在憐憫自己吧,終于給自己送來了這么好的一件禮物。
      老董用這件山神賜予的禮物制作了一雙火龍袍一樣的狼皮襪子。

      [九]
      悲劇就這樣引發了。一頭小狼的丟失,使年輕的公狼和母狼焦急萬分。它們漫山遍野里尋找,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嗥叫,聲音里流露出一個父母撕心裂肺的焦急與痛楚。
      目睹兩頭狼在山林里失魂落魄地尋找孩子的身影,老董的心一陣陣地抽緊。
      老董的目光和年輕公狼的目光碰在一起,他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他的這一動作,使年輕的公狼和母狼驟然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當老董再次注視著遠處山坡上的兩頭狼的時候,發現狼的目光里,以前那種信任的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仇恨的火焰。
      老董知道,在狼的內心里已經深深地埋下了復仇的種子。
      狼是有仇必報的動物。年輕的公狼和母狼在尋找一切可以報仇的機會。
      從那以后,人和狼相安無事的平靜打破了,老董一天到晚在膽顫心驚中生活,一桿祖傳的獵槍再也沒有離開過老董的雙手。
      一天黃昏,老董穿過一道山嶺,準備回到土坯房子里去,突然,一道黑影撲來,將他壓倒在地,同時一張血盆大口向他咬來。老董短暫猶豫了一下,便扣動了手中的獵槍。槍聲震耳欲聾。復仇心切的年輕母狼應聲倒在血泊之中。
      對一個新的狼群而言,年輕母狼的死無疑加快了悲劇的進程。
      老董發現,因為沒有母狼的照料,很快,另外兩只小狼奄奄一息,最后,餓死了。
      如果說殺死一只瞎眼小狼,老董還可以找到寬慰自己的理由的話,那么現在,他根本無法原諒自己了,完完全全是自己的貪婪與自私,使一個正處在發展階段的狼群遭受了滅頂之災。
      在樹林里出沒的年輕公狼形單影只,憔悴不堪,仿佛一下子蒼老了許多。惟有那雙眼睛依然深邃如谷,兩道鋒芒一樣的目光似乎更加銳利。

      [十]
      年輕公狼終于找上門來了。在這個大雪封山的日子里。
      對年輕公狼來說,這也許是最后一個復仇的機會了。很長一段時間里,復仇成了年輕公狼唯一的目的。為了尋找機會,它常常忘記了捕食,就這樣,它日益消瘦,也更加憔悴。
      一頭消瘦的沒有伴侶的孤狼是很難熬過一個風雪彌漫的漫長冬季的。
      現在,老董和公狼對峙著。
      大雪仍在紛紛揚揚地飄落。夜晚已經來臨。在雪光的映照下,老董清楚地看見狼的眼睛里閃爍著兩道復仇的目光,同樣,在幽幽雪光下面,公狼也清楚里看見了老董手中的獵槍反射出來的古銅色光芒。
      老董和公狼都不敢輕舉妄動。
      公狼知道老董的厲害,幾乎是百發百中的槍法,如果稍有疏忽,在獵槍下送了命,那么,還拿什么來為妻子和兒子報仇呢?公狼在雪地里一動不動地佇立著,它在等待屬于自己的機會。
      老董手握只有一顆子彈的獵槍,保持著射擊的姿勢。老董心里清楚,這是最后一槍,萬一出了差錯,后果就不堪設想了。
      雙方這樣對峙著。雪,鋪天蓋地下著。
      早晨,雪終于停了。從厚厚的云層中,依稀有陽光灑落下來。在陽光和雪光的映照下,世界顯得格外明亮。
      公狼依然一動不動地佇立在那里。身上覆蓋著厚厚的一層積雪。
      老董發現,公狼已經死了。
      老董用手摸了摸公狼。公狼的身體,連同身體里奔突的仇恨,一起凍得僵硬了,看上去,仿佛一座冰雕一樣。
      其實,凍成冰雕的應該是罪孽深重的自己,而不應該是一頭狼命運的結局。想到這里,老董突然想哭。但他沒有哭。代替他哭聲的是震耳欲聾的槍聲。
      老董朝天開了一槍。在這最后一槍的槍聲里,山頂上的積雪坍塌下來,形成了規模宏大的罕見雪崩。
      巨大的雪崩聲讓大地都為之顫抖。

  1. 上一篇文章: 黑子

  2. 下一篇文章: 溫柔島
  3.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