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6mni1"></sub>

    <nav id="6mni1"></nav>
    <wbr id="6mni1"></wbr>
    <form id="6mni1"><pre id="6mni1"></pre></form>
    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誰殺死了黑虎?
    作者:英 娃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訊息|

      這個讓人悲傷的故事發生在多年以前的一個夏天,那時星雨才十歲……
      時間跑得真快,一眨眼跑進了六月,山東農村的麥收季節。
      每逢這時節,從鄉到村的小學都要放上二十天麥假,好讓學生們回家幫大人收割麥子。
      家住齊村的女孩星雨和小云在鎮聯小上三年級,一放假,這對形影不離的伙伴便整天挎個籃子,到別人家割過的麥地里撿遺漏的麥穗。(因為她們的父母都在鎮上工作,所以兩家都沒有地。)
      一天上午,星雨和小云去麥場幫星雨的大舅媽打麥子。當大家正在攤曬打好的麥子時,星雨的小舅媽突然跑來,向大家報告了一個可怕的消息:“不得了啦,李珍他爸昨晚死了!
      大舅媽停下手中的耙子,一臉驚恐的表情,問:“咋死的?”
      “被一條瘋狗咬死的,是一條白耳朵黑狗!
      “啥?瘋狗?”大家嚇了一跳,嘁嘁喳喳地議論起來。
      “聽說李珍他爸被狗咬了以后,過了兩天才到村衛生所打了一針狂犬疫苗,以為沒事了。誰知突然發病了,嘔吐不止。李珍媽連夜把他送進了鎮上醫院,哪成想才住了三天,人就死了。說是得了狂犬病!
      “嘖嘖嘖,這是哪個挨千刀家的狗?”大舅媽罵了起來,“他家孩子還那么小,以后誰來照顧她呀!
      星雨和小云也被嚇壞了,這可是頭一回聽說瘋狗咬死人的事。并且,該死的瘋狗咬的還是自己的同學李珍的爸爸!
      于是,星雨和小云立刻往李珍家跑。剛一拐進她家住的小巷,遠遠就聽見李珍媽媽的哭喊聲。那聲音無比悲凄,讓人聽了禁不住傷感起來。
      星雨和小云走進李珍家廂房,看到村里幾個大娘、大嬸正在勸慰李珍的媽媽。李珍的媽媽臉色蒼白,看上去很虛弱,她半躺在床上,嚎啕大哭。又瘦又小的李珍蓬頭垢面地坐在床沿上,咧著大嘴哇哇大哭。
      看到眼前這凄慘的景象,星雨和小云也抹起了眼淚。她倆為李珍失去爸爸而難過,真不知道她以后該怎么辦。星雨和小云一直守在李珍身旁,不停地安慰她。
      當星雨和小云從李珍家回來的時候,全村的人都知道瘋狗咬死人的事了。
      一時間,村頭巷尾到處聚集著人群,大家都在議論瘋狗咬死人的事兒。
      就在這時,村里的大喇叭響了起來,村長扯著喉嚨叫起來:“……為了全村人民的生命安全,上級決定馬上將得瘋狗病的白耳朵黑狗剿滅。希望大家火速行動起來,一起尋找那只得瘋狗病的狗。如果誰家發現了特征符合的狗,不敢動手的,一定要馬上向村委會報告。不管是誰發現了瘋狗,都有獎勵……”
      村里還專門成立了一支打狗隊,由十個人組成,隊長就是村里以賣狗肉為生的屠夫——喬大胡子。
      他們穿上了高筒雨靴,瘋了似的到處尋找那只白耳朵黑狗。麥垛子里,柴禾堆……任何犄角旮旯都沒放過?墒钦嫫婀,竟沒發現瘋狗的蹤影。它簡直像水珠蒸發了似的。它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星雨和小云也參加到了搜尋白耳朵黑狗的隊伍中去。她們立志要為李珍死去的爸爸報仇。
      晚飯后,大人、小孩都圍在橋頭那兒嘁嘁喳喳地議論起來。氣氛熱烈又緊張。特別是星雨的小舅媽的一番話,讓大家吃驚不。骸拔铱呆[不準,咬李珍他爸的不是白耳朵黑狗,也許是一條黑狗呢!人都死了,誰說得清楚!”
      “可李珍他爸臨死前說是白耳朵黑狗咬的呀!”
      “哼,他說這話的時候說不定神智已經不清。要真是白耳朵黑狗,怎么連個影子都找不見?它又不是只白耳朵耗子,鉆進洞子里咱找不見,那么大個活物,能躲哪兒去?”
      “說的也是!
      “難道被人藏起來了?”
      “不會,不會,躲都躲不及,誰敢把瘋狗藏起來?”
      “嘖嘖嘖!這可怎么辦喲!”
      正當大家議論紛紛時,打狗隊隊長喬大胡子出了個主意:“我看為了咱村的安全,要不然就將全村的黑狗統統殺死,以絕后患!
      “不行,不行,也不能因為一只黑狗而連累所有的黑狗吧!”說這話的是打燒餅的張老頭,星雨認識他,他家就有一只黑狗。
      “你有本事就把那只瘋狗抓來呀!”喬大胡子擺起了隊長的架子。
      “你不是村長,說話不算數,得問問村長看!睆埨项^也毫不示弱。
      這時,村長倒背著手,胳肢窩下夾著馬扎兒,邁著八字步正往這邊來。
      村長在橋頭邊上坐下來,聽大伙的辯論。開始時,家有黑狗的人認為只捕殺黑狗不公平,認為白狗、黃狗、雜毛狗占了便宜,而且誰能保證那些狗沒被傳染上狂犬?而家有白狗、黃狗、雜毛狗的人家就一口咬定,咬死李珍他爸的就是黑狗。
      正當大家爭得面紅耳赤的時候,村長終于發話了,他說為了慎重起見,同時也為大家討個公平,從現在起,全村的狗一律處死,一條不留。為了迅速消滅村里的狗,各家殺各家的,要連夜殺。打狗隊第二天要挨家挨戶登記死狗。這些狗統一交到村委會,挖坑填埋。
      一時間,橋頭上一陣沉默,最后大家也都完全認可了村長殺狗的決定。畢竟狗不過是只畜生,比起人來算不得什么,殺了也就殺了。
      第二天一大早,喬大胡子帶著打狗隊開始挨家檢查了。
    ※※※
      畢竟養狗的主人和狗還是有感情的,誰會舍得殺死自家忠誠的看家勇士呢?一直到中午,也沒幾戶人家動手殺狗。
      喬大胡子向村長匯報了這個情況,村長決定還是由喬大胡子來屠宰這些狗合適些。首先喬大胡子畢竟是殺狗專業戶。第二呢,由他宰狗總比主人親自動手要合適。至少他可以很老練地殺死狗,而不讓狗受太多的罪。
      于是,村長在大喇叭頭里廣播了,要求各家各戶聽到廣播后,將自家的狗馬上交到村委會,由喬大胡子統一屠宰。為了防止混亂,還要求各生產隊隊長負責將自己隊里的狗遣送到村委會大院去。
      只用了半天時間,全村的狗基本上被牽到了村委會大院。這時候,村里人的心里有種說不出滋味。很多人都相信自己的狗根本沒得瘋狗病,但是當生產隊長帶著打狗隊員前來收繳狗的時候,還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將狗交給了他們,任憑他們處置。
      村里的孩子們不約而同地跟在打狗隊后面,先前他們為自己心愛的狗被帶走還難過過,但漸漸的,隨著越來越多的狗都被帶到村委會后,也就不覺得傷心了,甚至還趴在村委會大院的墻頭上看喬大胡子殺狗。
      星雨和小云對于捕殺全村的狗這件事,不像先前那么有興趣了。特別是當她們聽說那個喬大胡子殺狗的過程后,為這些可憐的狗所受的折磨而難過。
      原來,喬大胡子是這樣對待這些狗的:村委會的大院里擺了幾排從養雞場拉來的鐵籠子,把狗統統關在里面,為了滅滅狗的威風,殺殺它們的銳氣,喬大胡子故意將宰狗的案板臺搭在鐵籠子跟前,好讓那些籠子里的狗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同伴被殺死。
      每當看到一條狗被殺時,關在籠子里的狗都憤怒地吠個不停,但隨著一條條狗被殺,滿院血流成河時,漸漸地,籠子里的狗由憤怒變得恐懼起來,最后膽怯得連怒吼聲也變成斷斷續續的哀鳴了。
      “我討厭這個喬大胡子,他怎么一點同情心都沒有?”星雨氣憤地說。
      “他呀,殺狗殺多了,早就麻木了。像殺雞、殺魚、殺豬,殺多了就沒有同情心了!毙≡普f。
      “唉,這些動物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它們沒有人強大,只好被人殺死了,真是可憐!毙怯晖榈卣f。
      “你以為吃素食就沒殺生嗎?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呀!它們在地里活得好好的,被咱們拔下來吃掉,也是殺生呀!”
      “哦!是嘛!這個我可沒想到……”
      兩天后,村里的狗全被屠宰了。打狗隊用拖拉機拉了幾車死狗,運到后山填埋了。頓時,大家都有點適應不了。因為往日那親切、熟悉的狗叫聲消失了。那穿梭于街頭巷尾的狗兒們的身影不見了。人們開始懷念那些死去的狗。
      星雨和小云因為聽不到村里的狗叫聲,總覺得村里像一潭沒有生氣的死水似的,讓人渾身不得勁兒,她們也開始懷念起狗來了。
      盡管星雨家沒有養狗,但她卻極其熟悉狗兒們的叫聲。她能輕易地分辨出狗迎接主人發出的歡快的叫聲,狗打群架時發出的凄厲的恐嚇的尖叫,狗一對一單挑時發出的忽高忽低的叫板聲,甚至能聽出哪條狗占了上風,哪條狗已心甘情愿地認輸。
      除此之外,星雨還喜歡那迷漫在齊村空氣中的炊煙的味道,燒麥子的味道,燒秫秸的味道,燒棒子芯的味道,燒麥稈的味道,燒豆稈、地瓜秧的味道……這許許多多的味道她都分辨得很清楚,并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腦海之中。
    ※※※※※※
      關于補鞋匠老柴頭私自窩藏黑虎的這件事,星雨是在小河邊洗衣服時聽說的。
      “你們猜,這老柴頭有多狡猾,他讓他的黑虎吃了幾片安眠藥,想讓它乖乖睡上幾天,躲過這個風頭,嘿嘿,人算不如天算,他那短命狗醒的不是時候!
      “咋啦?”
      “偏偏在喬大胡子陪村長、鄉長到村里檢查殺狗的情況時,從他家門前過,這找死的黑虎汪汪叫個不停!
      “嘖嘖嘖!這還了得!”
      “啥時的事?”
      “今兒上午的事,除了村長他們幾個,我算頭一個知道的!毙怯甑男【藡尩靡獾匦α诵,“你們沒瞅見,鄉長的臉一下子拉老長。把村長嚇得夠戧,連忙吩咐打狗隊砸開老柴頭家的大門,沖進去要殺他的狗,你們猜這么著?那老柴頭也不是個軟柿子,開了門,沖著這幫人吼得更兇,他說誰要殺他的黑虎,就得先殺他!”
      “后來呢?”
      “后來,村長一看情況不妙,先陪鄉長走了,命令打狗隊輪流在老柴頭家門口守侯,伺機殺狗!
      “唉!可憐呀,這老柴頭和黑虎相伴有二十多年了!币晃簧狭四昙o的婆婆一邊用棒槌捶衣服,一邊說。
      星雨趕忙跑到小云家,叫上她一同往鞋匠老柴頭家跑。果真看到幾個打狗隊隊員正坐在他家門口。老柴頭還在院子里罵人呢!門口圍觀了一群村里人。大家吵吵嚷嚷的,都認為老柴頭私自留下黑虎是不對的。萬一他的黑虎就是瘋狗,全村的人都得遭殃。但是老柴頭可不聽別人的勸告,于是,雙方對峙起來。
      奇怪的是,星雨發現大家對老柴頭不僅有耐心,而且還在煞費苦心地勸說他。一直到后來,老柴頭也妥協了,他幾乎是在哀求大家,“放了黑虎吧!”但沒有人答應他,“那就先讓我死吧!”人們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喬大胡子的話讓大伙放下心來,“放心,這黑虎逃不了我的手掌心,明天看好戲吧!”大伙這才放下心來,紛紛回家去了,只留下打狗隊隊員輪流看守在門外,他們怕老柴頭;^,連夜帶著黑虎逃跑。
      就在這天深夜,熟睡的人們被陣陣凄厲的狗叫聲驚醒了。星雨也醒了,她害怕地躲進媽媽的懷里,“媽,是老柴頭家的黑虎在叫嗎?”
      “不像,聲音是從橋頭那邊傳來的,睡吧,快睡吧!這些天,被瘋狗鬧騰得人心不定,真煩人!
      星雨閉著眼,卻怎么也睡不著,她還在想這到底是誰家的狗?星雨側耳傾聽,希望鄰居們能到外面去看看,這樣她就會知道是誰家的狗了。但是沒有人出去看,也許怕被狗咬著吧!又過了一會兒,星雨聽不到狗的動靜了,不久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天剛一放亮,村里像有顆炸彈炸了似的熱鬧。人們不約而同地往橋頭那跑。小云跑到星雨家,“星雨,快去看,老柴頭家的黑虎上吊了!毙怯炅⒖毯托≡祈樦友赝鶚蝾^跑。遠遠看見橋頭上擠滿了人。
      還沒到近前,就看到了黑虎被人用麻繩勒住脖子吊在了橋欄桿上。大伙正熱烈地議論著。人們開始以為是喬大胡子干的,只有他才能制服了這么強壯的大狗。
      “我還為這事納悶呢!我壓根就沒碰黑虎一根毛!眴檀蠛诱f!案鶕覍返牧私,我看黑虎的表情很奇怪,它絕望得甚至連反抗都沒有!
      “那是誰把它吊死的?”
      “說不準是老柴頭把它吊死的!
      “不會,不會,黑虎就像他的親兒子,他下不了手!”
      “是呀!虎毒不食子嘛!”
      “這就奇了怪了!”
      “對了,昨天夜里不是有人守在他家門外嗎?”
      “就是……”
      正當大家還在瞎猜疑的時候,星雨拉著小云的手,往老柴頭家跑去。只見他家大門仍舊緊閉,無論誰叫門,老柴頭也不開。
      又過了兩天,老柴頭家大門還是緊閉著,村長擔心老柴頭出事,就帶人砸開了他家的大門。星雨和小云隨大家一同走進老柴頭的堂屋,也是唯一一間小屋。
      只見屋子四壁光禿禿的,粉刷過的白墻到處顯露出黃泥巴斑點,唯一一張不知什么年代張貼的毛主席畫像也被熏得黑糊糊的。屋子很小,東西很多,顯得特別擁擠。墻角地上擺著老柴頭修鞋的工具箱子,箱子一邊堆放著一條條寬窄不一的廢輪胎皮?繅φ醒霐[著一張舊條幾和八仙桌,條幾上的那座古老的掛鐘早就不再擺動了。八仙桌上擺著兩個碗,一個是老柴頭的,另一個破損的臟兮兮的碗,看來是黑虎的。八仙桌底下有一個大筐,里面鋪著新換的麥秸稈甸子,那一定是黑虎的窩。
      靠南墻角擺放著一張小床,老柴頭躺在床上。盡管屋子里很昏暗,但星雨清晰地看到老柴頭比幾天前明顯蒼老多了許多。他那清瘦的臉上布滿了橫一道,豎一道的皺折,淚水順著臉頰淌到脖子上。幾個好心的老人都勸他想開些,隔壁大媽還端了熱面條放在桌子上。任憑大家怎樣勸說,老柴頭依然緊閉著眼躺在床上不說話。
      當星雨和小云悄悄從老柴頭家出來,走到橋頭的時候,許多村里人還在那里議論,有的說老柴頭為了一條狗,不值得這樣。也有人同情地說盡管黑虎只是一條狗,但陪伴老柴頭幾十年了,好孬也算是個伴兒。還有人附和著說多年來老柴頭挑著補鞋擔子,走街串巷,身邊一直是黑虎在陪伴他,黑虎一死,他能不閃得晃嘛!……
      星雨心里很難過,她為老柴頭失去心愛的黑虎而傷心。
      然而可氣的是,當麥假快結束的時候,齊村人才聽說咬死了李珍爸爸的那條白耳朵黑狗根本就不是齊村的狗。而是從鄰村——郭里集村——跑到齊村來咬人的。
      于是,星雨很快就得知郭里集村也組織了一支打狗隊,并且轟轟烈烈地展開了一場新一輪的打狗運動。
      從此,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那熟悉的狗叫聲消失了,從許許多多個村莊的上空飄走了,沒留下任何痕跡。不論星雨走在去上學的路上,還是漫步在河沿上,小河旁,橋頭上,再也碰不到狗兒和她擦肩而過的情景了。這讓星雨有點惆悵,有點茫然。
      當然,究竟是誰殺死了黑虎也成為齊村一個無法解開的謎。

  1.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難

  2. 下一篇文章: 于光芒的一次實驗
  3.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